羊城晚報記者 薛江華 通訊員 馮黨生
  2013年7月一個悶熱的下午,一個可愛的小男孩在湛江出世了。一個月後,小家伙的媽媽把兒子帶到三水戒毒康復所——那是爸爸媽媽愛情萌發的地方。
  三水戒毒康復所,是強制吸毒人員回歸社會的中轉站,一個半封閉管理的小型社區,有工廠、超市、住宅。這裡聚集了幾百名結束強制戒毒的康復人員,為了遠離毒品的誘惑,他們在這個小世界里工作和生活。
  多年前,記者曾來過這裡參加了康復所的第一屆集體婚禮。多年後的今天,記者第一次看到了康復人員的愛情結晶。
  作為第一個康復寶寶,小家伙的到來,給生活在這裡的男男女女點燃了更多的希望——目前所里有三個孕婦,接下來的幾個月里,陸續會有新的小生命加入到康復所的大家庭。
  “6·26”國際禁毒日前夕,記者走進三水戒毒康復所,聽一位準媽媽和她的執著老爸講述他們的故事。
  女兒的講述
  18歲少女 吸食毒品為減肥
  伍麗京,大家都叫她阿麗,廣東韶關人,今年32歲,眼下正懷有6個月身孕。眼前的她,滿臉都是準媽媽的幸福樣子。可她的過往,卻是那樣的不堪。
  從康復所提供的資料里,記者瞭解到,阿麗從1997年開始吸食毒品。2009年9月父親把她送來,2011年8月因尿檢陽性被開除。2011年9月,阿麗第二次被送來,2012年2月,因拒絕接受尿檢,她再次被開除。2012年8,父親第三次陪她來到康復所簽訂協議。這一次,她終於安定了下來。
  阿麗的命運在她18歲時被改寫。
  阿麗是家裡唯一的女孩子,上面有一個哥哥,自小就備受寵愛。但這個漂亮的女孩從小就不愛學習,17歲時,她就離開了學校。在爸爸的支持下,她開了一間服裝店。她18歲那年,有個自小一起玩大的女伴告訴她,吸食毒品可以減肥。骨感的身材是她夢寐以求的,從小愛漂亮的阿麗很興奮,開始和小伙伴們一起吸食毒品。毒品讓阿麗日漸消瘦,也吞噬了她的健康和心智。在家人眼裡,阿麗成了一副人不像人、鬼不像鬼的樣子。眾叛親離時,只有父親對她不離不棄。
  父親和女兒的每次相見,不是在派出所,就是在戒毒所。絕望之際,父親的一位朋友告訴他,三水那邊有間政府開辦的康復所,不如送阿麗去那裡試試。
  於是,父女倆來到了三水。這裡成了老父親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。但阿麗在這個半封閉管理的環境里,仍然擺脫不了心魔的控制,先後兩次“偷食”,兩次被開除。在老父親的苦苦哀求下,康復所第三次接受了阿麗。這一次,她踏踏實實地待了下來。
  愛情的降臨,是一個非常俗套的故事:在車間工作的阿啟看上了她,於是托朋友帶話說想和她交個朋友,兩個人就在康復所談起了戀愛。感情穩定後,兩人領了結婚證,康復所給他們分了一套一室一廳的“夫妻房”,一個月只收取100多元的房租和水電費。
  對於未來,小兩口已經安排好了,9月回阿啟的老家中山小欖生孩子,擺完滿月酒後再回康復所生活。
  阿麗說,現在感覺自己非常幸福,重新被家人接受,有個愛她的老公,還有了自己的孩子,“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的定海神針,我不會再去想過去了。”
  父親的講述
  只要還有一口氣就絕不放棄
  見到記者時,伍爸爸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好半天才說道:“第一次知道她吸毒的消息還是警察通知我的,當時腦子裡一陣空白,完全不敢相信。在此之前,她兩天沒回家,我到處找她,但沒找到,後來才知道竟然因為吸毒被關進去了。”
  阿麗第一次被送入強制戒毒所,半年之後回到家,伍爸爸希望女兒能回到正途,不得不拿繩子將她捆住。可畢竟是一個成年人,哪裡捆得住。半年後,阿麗又重新沾上了毒品,也再一次被送入強制戒毒所。
  為了防止阿麗復吸,第二次女兒回來後,老人專門將一間房子裝上鐵門鐵窗,狠心地將女兒鎖在了裡面,還安排了專人送飯。
  但一次夜裡,阿麗謊稱胃絞痛,心疼女兒的伍爸爸哪裡捨得她受罪,將她送到了醫院。辦好一切手續後,醫生給阿麗打上了弔針。阿麗說想要喝飲料,老人二話沒說,馬上去為女兒買愛喝的飲料。但等他回來時,只看到一張空蕩盪的床,和一瓶仍掛在空中滴著水的藥瓶。
  “我馬上又去找她,還讓許多朋友幫忙。我們開著麵包車在市內各個角落搜索,好不容易找到她,將她鎖在鐵門鐵窗的房間里,我甚至還找了人24小時陪著她。”伍爸爸仿佛又回到那個揪心的一天,語氣一如既往地沉重。
  可這次,女兒依然再次讓他失望了。
  女兒生日那天,伍爸爸買回阿麗愛吃的菜,還買了啤酒,想慶祝一下。但這段日子,阿麗對爸爸早已沒了以往的乖巧,甚至玩起了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把戲——爬上了陽臺,想尋死覓活,她對著老人喊道:“老豆,你就當沒有我這個女兒吧。”
  左勸右勸之下,父女倆好不容易吃完了這頓生日飯。
  父親的好心並沒有讓阿麗感到愧疚。等父親一離開,阿麗拿起沒喝完的啤酒瓶向看護人的頭上砸去,她搶走了鑰匙跑了出去,這一跑便是半年。
  “你有沒有想過放棄這個女兒?”三進三出戒毒所,同樣也三次進入三水康復所,阿麗的每次折騰都讓眼前的這個老人心神俱傷。
  伍爸爸又深深地嘆了口氣,不長的談話中這是伍爸爸最常做的動作。
  “有一次,她被康復所開除,我和她在客運站,她突然對我說,爸爸,你不要管我了,我是30多歲的人了,你想管也是管不住的,以後就讓我自生自滅吧。”
  “我當時什麼都說不出來,難受得不得了,我抱了一下女兒。上車後,我心裡一直在想,這個女兒沒了,救不回來了。當時真的想放棄。”
  可是,父女畢竟血脈相連。“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,就絕不會拋棄女兒。”
  這位老人用最深沉、執著的愛,輓救了女兒。再過兩個月,他也將成為一個幸福的外公。編輯:楊日  (原標題:戒毒所準媽媽的故事:“肚里的孩子讓我遠離毒品”)
創作者介紹

kbzorfwasd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